大乐透走势图表带坐标连线图标|大乐透走势图1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頁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云南檢察之窗網站群快速導航:省院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紅河  文山  普洱  版納  大理  德宏  麗江  怒江  迪慶  臨滄  昆鐵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文化
傳承
發布時間: 2019-04-02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云南省個舊市人民檢察院    

 

最近在忙一個案子,卷宗數量比得上平時的五六倍,每天下來都是心力憔悴,下班隨便填了肚子回到家便昏昏欲睡,母親打來電話來問我,周末回不回老家,我說大概不回了吧,有個新類型案子第一次碰到,很多東西還不了解,材料又多,得加班。

電話那一頭的母親似乎也不抱什么希望,只是淡淡地對我說:“注意休息,飯一定要按時吃,案子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多問問你父親。”

“他不會知道的,他才沒辦過這種案子呢。”我說,“問他能有什么用,他只會說嗯…沒問題…大概可以…說東說西總是說不出要點。”

而父親總是會滿不在乎地告訴我:“心態要放寬,你只是個檢察官助理呀,何必操著入額檢察官的心。”

說來我總是好氣又好笑,常常有人說:“你和你父親都是學法律出身,難得有聊得來的話題,在家也可以相互探討探討。”大家卻不知道我與父親電話里的對話永遠都是那幾句“在哪里”、“吃了沒”、“好再見”,電話不會超過一分種,工作幾乎是零交流,我知道像父親這種在司法崗位上干了二三十年的人,走過的路也許比我吃過的飯還要多,但有時候我會覺得父親就像個老頭,脾氣古怪還執拗得不行,所以從上大學到畢業,考上工作離開邊陲縣城,印象中我與父親不曾有過深層次的談心和交流。

打破這一習慣性僵局的,大概是一個在老家的周六夜晚,那是一個平常的夜晚,家里的敲門聲緩緩響起,我去開門,站在門外的是一位已經弓著腰的老者,我依稀記得曾經是我父親單位的一個老職工,已經退休好些年了,有些記不清名字,父親將他迎進來之后,催促我去倒水。

那老者笑著看我,抬手比到半腰說:“當年你才這么一點,現在已經是比你父親高出一個頭的大小伙子了,是還在讀書還是已經工作了?”

父親有些許得意地說:“現在已經老大不小了早就工作了,現在也是一個檢察官嘞。”

老者眼睛一亮說:“小伙子成氣的嘛,是分配在哪個地方?”

父親笑著說:“啊叔,現在早就不講分配咯,都要參加考試的,干司法這一行光讀大學不行,還得參加國家司法考試,通過以后再來參加公務員考試,一步一步過來的,不像我們那時候大學畢業還包分配…”

說著說著,漸漸說起了別的事情,老前輩來反映一些問題,父親都是耐心地一一詢問、解答。把老前輩送走之后,父親回到家里沒有再繼續看電視,而是回臥室翻箱倒柜,從抽屜里翻出一本看起來有些歷史的舊相冊,非要喊我過去看,他小心翼翼地從相冊里抽出幾張泛黃的老照片,我拿起其中一張照片來看,是很多年前父親單位的合照,日子久遠了,相片里寥寥十余人,穿著統一的軍綠色檢察制服,那時候的老辦公樓低矮破舊,但加上干警手中的那一面“廉潔奉公、還民公道”的錦旗,卻顯得格外的莊嚴肅穆,讓人內心不由生起一股責任感、使命感。照片里的父親站在后排的最邊上,還留著時尚的爆炸頭,帶著他們那個時代的年輕人最喜歡的寬大的黃色鏡片的眼鏡,父親說那是他剛參加工作時單位的合照,看得出來那時候的他挺桀驁不馴的,好似現在的我。

父親用手指了指照片里站在前排的一個四五十歲背著手,看起來精神抖擻的人,我看出來了,就是剛才那個老前輩,父親對我說:“你可別看他老人家漢話還說不利索,他可是辦過不少的大案子,我年輕的時候他也帶過我很多,是個很厲害的人。”父親就這樣蹲在床邊,慢慢地跟我講起了他當年的往事…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父親是他們單位的第一個大學生,被分配到了刑事檢察科,也就是現在的公訴科和偵監科,剛工作不久,就拿到了一件故意傷害的案子,父親發現這件案子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需要去補充偵查,而那個年代辦案是很少會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的,基本上都是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于是老前輩就帶著父親去了案發地,兩個人先是坐班車,其實就是人貨不分離的貨車,顛簸了好久才來到鄉鎮上,又走了幾個小時泥濘的山路,才終于到達案發地,父親和老前輩顧不上休整,打了水沖了解放鞋上的泥土后,就開始偵查取證,當地的村民全部是少數民族,幾乎沒有一個人會說漢語,父親正著急時,老前輩已經和村民們說起了一口流利的民族話,顯得特別親切。等兩人找到證人之后,老前輩又是當詢問人又是做翻譯,父親當時可是什么也聽不懂,但留下的感悟卻很深,漸漸熟悉了工作之后,他也慢慢習慣了與少數民族群眾的交流以及這種常年累月的奔波,他的身上再也沒有了那份知識分子的傲氣,始終腳踏實地地工作。

我腦海中浮現出老前輩抬著大煙筒翹著腳在簡陋的椅子上呼嚕嚕抽煙的樣子,煙霧繚繞在他哈哈哈的笑聲里,看似平凡普通的人,實則經歷了多少風風雨雨,在維護邊疆地區的和諧穩定中不知道發揮了多少不可磨滅的作用。后來的父親靠著一支筆、幾頁紙辦案,不知不覺也過去了幾十年,他的足跡也遍布了全縣大大小小的村村寨寨,當年那個留著爆炸頭穿著軍綠色檢察制服的青年人,頭發也漸漸白完了。而我呢,我剛好到了當初父親的年紀,戴起了檢徽,披起了檢察藍,聽完父親他們那一輩的故事,我對父親的看法,慢慢有了一些改變。

我開始思考,我們這一代人,辦案有電子產品和業務系統,出行有公務車和通達的馬路,但似乎缺少了那么一點為民請命的精神氣,“立檢為公、執法為民”的檢察精神,不能僅僅停留在老舊的辦公樓和泛黃的錦旗、舊照片里,而是應該由一代又一代的檢察人言傳身教,如同火種永不磨滅地傳承下去。

下一篇:最初的夢想,總會到達
Copyright©2011 云南省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省人民檢察院信息中心管理維護 地址:昆明市滇池路1409號 郵編:650228 服務電話:0871-64993999
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1號 技術支持:正義網
大乐透走势图表带坐标连线图标